风听蝉衣

常年禁网,如有更新……必是诈尸

竹杖【记阿菁】

前几天我给我同学看了我写的【逐光】,她的第一反应是阿菁,我后来想了一下,好像我从来没见着有为阿菁写的同人……心疼小阿菁,多好一小姑娘啊。

于是就有了这篇文。

ooc预警

小可爱们是秀秀的,ooc是我的

含阿菁幼年私设

【【不喜勿进】】

最后的最后,陪着她的也仅剩一竹杖了……

她叫阿菁,天生白瞳,出生的那年死了好多人,说是山里闹鬼,从她出生那天起进山的人一个也没回来。

因为她的白瞳,除了爹爹和娘亲所有的人都不大敢接近她,也没有可以一起玩的孩童……自小便孤身一人。

后来,村里遭逢大难,爹娘为了救没能逃出去,至此,她真的就剩一个人了……

后来她在此世间流浪,天为被,地为床,常常食不果腹。

她弄了根竹杖装成瞎子,偶尔顺个钱袋,日子总算好过了点。

有一天,她遇到了晓星尘。

她是装瞎,他却是真瞎。

她想,如果她不是那么寂寞,也不会对那个叫晓星尘的白衣道长那么依赖,如果她没有遇到道长,也许就会被那个被她顺走钱袋的人送进衙门;如果她没有遇到道长,也许道长就不会发现薛洋,道长就不会惨死;如果她没有遇到道长,也许她早晚有一天会死在哪个角落。

道长救了薛洋,在救他的时候,她看到了他的断指,却并没有在意。

她想,如果当时她告诉了道长,是不是道长就不会死了……

是不是她可以做道长一辈子的小尾巴……

是不是就不会死那么多人了……

可是没有如果,道长救了薛洋。

在薛洋拿刀试探她的时候,她就知道薛洋肯定有问题,她想对道长说,但她现在是个瞎子,她是因为瞎才能留在道长身边,她不确定,道长知道她不是瞎子之后还会不会收留她。

人都是自私的,她也不例外。

她隐瞒了她看到的。

在道长身死后的日子里,她没有一天不在后悔她那天所做出的决定。

她只能跋涉远方寻求强大的仙师,为道长报仇。

【请问,这里有厉害的仙师吗?】

她一遍遍不知疲倦的询问,她在为道长报仇,也在为自己赎罪。

终有一天,她遇到了薛洋,那个噩梦……


以前的画,拿来发一发【就是我那个失踪多年的本子】顺便勾了一下未完的线稿。
最难过的是我的橡皮都人间蒸发了……QAQ
没擦草稿,凑合看吧

我上色的时候才发现我的线稿它不防水!!!QAQ
但最后还是上完色了,真想夸夸我自己
线稿最后还是有点晕开了

以前的摸鱼第一弹
【终于找到了我以前的画画小本本】